周五(1月10日)亚洲时段,国际油价连续第五日下跌,因主要产油地区中东爆发战争的威胁减弱,投资者将关注焦点转向经济增长前景和原油需求。美国总统特朗普淡化伊拉克美军基地遭导弹袭击事件的影响,减轻了有关美伊走向军事对抗的担忧。


  油价先是因地缘政治风险溢价上涨,随后又回落,显示市场基本面不是很强劲。很多市场人士认为,世界上有很多石油,但消费却跟不上。随着避险情绪显著降温, 油价周四一度跌至12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本周有望创下2019年10月份以来的最大周跌幅。


  地缘局势对油价影响有限


  自1973年OPEC宣布石油禁运导致油价飙升三倍、以及1990年油价跳涨30%以来,石油供应中断一直是笼罩在全球经济上空的一道阴影。但这几天的油价上涨较为短暂,部分反应出能源使用的本质、以及供应来源地发生变化。


  如今若海湾地区供应中断,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可以随着价格上涨增产,在此同时气候变迁疑虑所带动的再生能源使用增加也正快速推进。石油市场在没有因美伊冲突而造成实际损失的情况下,一季度库存将会温和增加,价格面临下行压力。


  近年来已证明,区域性军事爆炸和冲突爆发不会对石油供应和油价或全球经济活动产生持久的影响。即便9月时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也未对原油价格造成持续性影响。


  Tradition Energy的市场研究经理Gene McGillian表示,美国和伊朗危机过后,市场正在努力稳定下来。从现在开始,市场将关注基本面这个一周前的驱动因素。


  高盛认为,由于美国的页岩油产量充沛,而OPEC国家的闲置产能较高,因此石油供应必须遭受干扰才能使油价保持高位。


  2020年布油价格展望


  渣打分析师Emily Ashford等在报告中写到,布伦特原油今年的平均价格应为每桶70美元左右,明年为67美元。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应增长110万桶/日,高于2019年74万桶/日的增幅。


  摩根大通预测,2020年布油均价为64.50美元。对油价的影响将取决于供应中断的程度、可用的闲置产能、全球石油库存以及美国生产商对油价的反应


  对于OPEC而言,2020年的市场管理将比2021年容易。原油库存今年的降幅达9万桶/日,但2021年为8.2万桶/日。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仍然是OPEC原油供应的主要变数,这些产油国的供应增加都将迫使OPEC+采取一些困难的行动。


  油价跌势或止于58-58.50美元的技术支撑位


  BMO分析师Russ Visch在日报中写道,美国基准的WTI原油将在58-58.50美元/桶区域获得多重支撑。


  其中包括50日移动均线、200日移动均线和近期涨势的50%斐波那契回撤位58.32,这是该机构将会追加投资的位置。




  尽管出现了显著走低,但WTI原油中期时间模型仍然具有建设性,在盘中短暂突破50日均线之后,原油期货在该均线处获得技术支撑,支持进一步的上涨。


  数据方面,留意北京时间周六凌晨02:00的美国1月10日当周原油钻井数。




  (美油日线图)


  截止北京时间11:52,美油报59.42美元/桶,日内跌幅0.24%;布油报65.21美元/桶,日内跌幅0.25%。